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百行孝为先

[复制链接]
搬家后的我们拥有了一个独立的院子03岁日本儿童体能,却从此没有了众多小伙伴的一同玩耍,好像突然之间长大,成为了一个乖乖的女孩,兴趣也从此改变。<br>  每天中午只要放学铃一响,我就会飞快地往家跑,因为12点开始的小说联播已经成为了我那时的“精神午餐”,刘兰芳的评书《岳飞传》、《穆斯林的葬礼》、王刚的《夜幕下的哈尔滨》等17年婴幼儿加盟店排行榜作品好像都是从那个我视为珍宝的匣子里结识的,每天的傍晚时刻,“小喇叭”和“星星火炬”是我必然要收听的,那也是我童年时代除了广播匣子之外的另外一个珍宝—第一次给女儿洗澡—一个小小的半导体收音机,那应该是那个时代我们家里唯一的所谓“电器”吧,也许对文学的喜爱就源于做真正的自己这些最初的与“电”结缘的小事吧。<曾爱飘逸的云,最终爱上了雨br>  幼时的我不太擅长女孩子都十分得意的抓子、跳皮筋、踢毽子等游戏,因为不擅长也渐渐地失去了参与的热情和兴致,在听广播的前提之下,开始看我所能看到的所有报刊刊和书,一开始接触最多的是连环画,看连环画的途径有三种,一个是父亲出差时经常会捎回来一些,印象最深的该是关于三国的一套连环画,当时几乎成为了值得炫耀的宝贝,一个是用自己手中的连环画和同学们交换,这样可以看到更多自己没有看过的,第三种是去街上的“画摊”12岁儿童运动名称上去租着看,明媚如花的女子记得好像是一分钱看一本,一次性看得多还可以享受优惠,原来的电影院的门口是一个个这样的大画摊,用木头做成一格一格的架子,连环画就整整齐齐地摆在上面,偶尔有机会“奢侈”地去享受租书的待遇时,10岁儿童体能训练计划总是小一直很安静心翼翼地揣着06岁儿童运动指南那仅有的一点钱,来来回回好多趟地徘徊,拿了,放下,充实是一种快乐放下,再拿起,实在是舍不得那些自己特别想看的,可是无奈囊中羞涩,每次也只能忍痛割爱地挑选几本自己最中意的,坐在小板凳上如饥似渴地阅读,然后嫉妒地看着那些可以一本本不停地看下去的小伙伴,心里羡慕极了,心想等到自己长大赚了钱,一定买好多好多的连环画,一辈子也看不完。<br>  为了能够拥有更多的连环画,我还有过摆书摊的经历呢,家里大概有了四五十本连环画的时候,就不顾妈妈的反对,用一个小纸箱装上自己心爱的连环画,用一张油纸扑在我家附近的商店的物流维修门口,摆起了自己的小画摊,期待着可以通过摆摊的收入看到更多的自己喜欢的连环画,也许是年龄太小,也许是地方不够热闹,也许是拥有的书太少,一天下来,竟然只有可怜的五分钱入账,第二天竟然连这样可怜的收入也没有0加盟费0品牌费母婴店了,在妈妈的执意劝阻之下,摆了四天的画摊就此收起来了,<br>  小小的尝试没有成功,但是却在我幼小的心里播下了一颗神奇的种子,什么事情我都要自己试一试,始终保持着一颗不泯灭的童心。<br>  因此就有了我在四年级的时候第一次给知心姐姐写的一封信,尽管后来没有了任何回音,可是我勇于写给知心姐姐信这件事情却得到了大姐和她朋友的支持和赞扬,她们都夸我有勇气。<br>  在小学还没有毕业的时候,我就开始主动地写日记,开始从大姐那翻出厚厚的小说开始了如饥似渴的阅读,我读的第一本长爱你才唠叨你篇小说是《矿山风云》,紧接着是当时非常畅销的《高山下的花环》《花园街五号》,那应该是八十年代初的事情吧,连环画也就此退出了我的阅读舞台。<br>  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我没有抱怨过自己没有漂亮的蝴蝶结,我没有埋怨过自己经常穿着姐姐们打下的衣服,甚至还有些衣服打着补丁,即使是在三年级要代表班级参加学校演出的时候,我也没有向妈妈要过一件新衣服,可是小女孩对美的追求和期望一点也不亚于其他的孩子,那次演出前,是老师和同学们把我从头到脚地“包装”了一次,记得是李丽拿出了自己崭新的连衣裙,她是从湖北的大城市转来的,白色和红为约定找个蜕变的借口色相间的打着褶皱的连衣裙是我们这样的小县城里的稀罕物,刘曼丽的凉鞋和洁白的袜子最新更新-尚学教育也借给了我,火红的蝴蝶结是美丽的音乐老师王老师从学校文艺宣传队借来的,记忆中的那一天是我童年最美丽的一天,像个骄傲的公主被全班同学呵护着,至于表演的内容倒是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可是那身装扮,一群人装扮我的情景至今都感觉历历在目,那一幕也成为了我记忆中的一颗珍珠,镶嵌在了脑海深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